《水果传》没有一集是按原计划把故事都拍完的

发布时间:2019-09-13

原标题:《水果传》没有一集是按原计划把故事都拍完的

  腾讯视频上线的《水果传》,作为第一部以水果为主角的美食纪录片,被观众称为“舌尖上的水果”。新京报统计发现,两季《水果传》涉及的水果品类将近100种,仙人掌果、龟榴莲、云莓、戴维森李、指橙、蓝桑内等稀有水果品类的占比超过了半数。这些好看又美味的“水果主角”来自何方,又是怎么被选中和拍到的?新京报记者为此专访了《水果传2》的总导演苏蕾和制片人朱乐贤。

  怎么找水果?

  看书查资料,跟专家了解情况

  对于两季《水果传》里所呈现的诸多稀有水果,观众好奇摄制组是如何知道的?苏蕾告诉新京报,摄制组了解稀有水果的途径和普通观众一样,都是靠翻书查资料。“先确定好分集的主题,再根据主题去找水果。比如说第一季里的《异族》,我们就会去找一些外形比较奇特的水果。怎么找?其实就是各种看书查资料,跟植物果实相关的书都看,还有就是跟专家了解情况。前期调研的大量工作就是做这个。”苏蕾所说的专家,就是《水果传》的学术顾问——上海交大农业与生物学院教授张才喜和中科院植物学博士史军,他们给了摄制组很多专业的建议。

  为何稀有水果多?

  用户对没见过的水果感兴趣

  《水果传》让观众见识了很多稀有奇异的水果:外形如手指、果粒如鱼子酱的指橙;能够把酸果子变甜的神秘果;吸引果蝠前来参与甜蜜盛宴的木瓜榕……《水果传2》制片人、企鹅影视纪录片工作室总经理朱乐贤告诉新京报,第二季稀有水果数量增加,是根据第一季上线后用户的反馈做出的调整。数据显示用户对没有见过的新奇的水果更感兴趣,因此第二季增加了稀有水果的比重。

  拍了什么地方?

  遍布六大洲,环绕大中国

  两季《水果传》拍摄地点遍及除南极洲以外的六大洲。其中,第一季的拍摄地点31个,第二季拍摄地点36个,除第一季的四大洲之外,新增加了南美洲和非洲。由于拍摄地距离的因素,两季《水果传》在亚洲取景拍摄的地点较多。但相较于第一季亚洲拍摄地点24个,占比高达77%,第二季的拍摄地点分布更为广泛,亚洲拍摄地点数量的占比下降到47%。

  随着拍摄地区版图的扩大,《水果传2》呈现了更多的在相对荒野和原始的自然环境里生长的稀有水果。比如第二季第一集开篇的“主角”巴西莓,生长在巴西贝伦的亚马孙丛林地带;第三集里甜度低到和黄瓜类似、汁水可以用来给孩子洗澡的野西瓜,是非洲博茨瓦纳的卡拉哈里沙漠中土著的水源。谈及《水果传2》的拍摄版图扩张,苏蕾透露,一方面由于第二季涉及的稀有水果更多,摄制组为了寻觅到它们的踪迹去的地方也更多一些;另一方面,《水果传2》的拍摄从2018年7月份持续到2019年3月。这个时段横跨了北半球的水果较少的冬季,但恰好是南半球水果成熟的季节。所以,第二季里出现了不少产于南半球的非洲、南美洲的水果品类。

  作为一部中文纪录片,幅员辽阔的中国在两季的水果拍摄地点里占据了最大比重。值得一提的是,两季25个中国的拍摄地点,多数分布在我国边境线一带,要么是南方沿海地区如广东、福建等,要么是云南、西藏、新疆、内蒙古等西南或北方的边陲之地,只有第一季的桃子是在中原腹地的河北拍摄的。

  苏蕾表示,“这些地区水果种类丰富,容易长得好,被选为拍摄地的机会就大。像南方的自然环境很适合水果生长。这样的情况下,即便是同样人工培育的水果,对于环境的改造会相对较少,果园更接近自然的感觉,拍出来的画面会更美。北方中原地区,水果种植也很普遍,但人工干预的痕迹比较重,整体环境用画面呈现出来相对逊色,所以较少在这里取景拍摄。”

  怎么拍的?

  果期不等摄制组只能不停换“角”

  在苏蕾看来,两季《水果传》拍摄过程中最大的对手就是大自然。因为水果本身是有季节性的,错过成熟期这一年都不可能拍到了,而成熟期每年都会发生变化;水果也分丰年和歉年,拍摄时赶上歉年,果实结得少,就拍不到想要的效果。此外,突发的天气状况会对水果产生致命影响,导致原定的拍摄计划落空。“第二季原计划要拍韩国的柑橘。结果那边突遭台风,果子都不行了,只好换备选方案。有的原计划要拍的果实,今年突然提前成熟,拍摄也只能换备选。”苏蕾说,像这种计划赶不上变化,不得不更换‘水果主角’的情况,几乎贯穿了两季《水果传》的拍摄。“《水果传2》每集五个故事,没有一集是按原计划把五个故事都拍完的。”

  除了不配合的大自然,短暂的拍摄时间也是摄制组的另一个对手。水果成熟期不等人,根据成熟期规划的拍摄路线需要摄制组没有间隙地频繁奔波于南北半球。而两季《水果传》的导演团队全部由90后女性构成。其中一个摄制组拍完巴西的部分,就要赶回西藏林芝拍另一种水果,中间连调整时差的空隙都没有,导致分集导演自身免疫力出现问题,得了非常严重的湿疹。

  野生稀有水果的拍摄也是一大挑战。野生水果多数生长在偏远地区,辗转到达拍摄地就要花去一两天的时间,到了之后还需要深入荒野寻找它们的踪迹,遭遇小危险是家常便饭。

  拍《水果传2》第三集,为了寻找生长在树根部的龟榴莲,摄制组和水果猎人夫妇Tina和Simon一起在马来西亚热带丛林里穿越蚊虫肆虐、异常湿滑的沼泽地。当时Tina怀有六个月的身孕,大家都劝她不要去,但她坚持要一起寻找。整个过程中,导演和摄影助理都摔得浑身是泥,所幸Tina没有摔跤,让大家松了一口气。

  《水果传2》开篇的巴西莓,需要用无人机拍摄主人公爬到树顶采摘果实的镜头。无人机在上升过程中挂到树枝,飞走消失。好在主人公的亲戚们在对岸树上找到了无人机,爬上树取下来发现还能用,这才完成了拍摄。

  为什么这么拍?

  平衡水果与人的“戏份”

  讲故事固然是一种不错的纪录片叙事方式,但也容易把创作者引入歧途。如果不能平衡好与人相关的内容和纪录片主角之间的关系,最后就会喧宾夺主,得不到观众认可。豆瓣评分3.8的《舌尖上的中国3》,观众对它批评最多的点就是“只见人物和情怀,不见美食”。

  苏蕾认为,第一季《水果传》里关于人的内容还是多了一些,拍摄第二季的时候创作团队都更明确,观众是来看水果的,不是看人的,水果的主角地位不可动摇。“但没有人也不行。因为水果不会讲话,也不会有任何动作表情,单单讲水果相关的知识会让整个片子风格像科教片,这不是我们的初衷。把控好水果与人的比例很重要,我们会对分集的主题进行差异化的设置。《水果传2》前面几集水果都是绝对的主角,后面第七集《我要被你玩坏了》、第八集《不能没有你》是双向设置——水果不能少了人类的帮助和培育,人类生活也离不开水果,讲水果与人的互动,这部分人的内容会比较多。”

  新京报记者 杨莲洁